欢迎访问:综合网视频网站-色姑娘综合网久久-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晓风残月】17

第160章本宫给你一个教训H
  「你以为?本公子给你脸,别不识抬举,我以後可是要娶士家嫡女,你这样
的给我暖床都不配。」
  本想逗逗这个桀骜少年,可这句话,我彻底火了,本宫也是倾国之色,竟然
敢这麽侮辱我。
  我怒火中烧的指着他,喝道:「小小知府的公子,竟然刚如此侮辱本宫,好,
本宫今天就跟你玩一个狠的,让你终身都难忘。」
  我一挥手,「来人,将他给我抓起来。」
  「是。」侍卫们早就忍无可忍了,这家伙可真是吃了豹子胆。
  「你们是什麽人?」少年也觉得不对,竟然飞快的躲过了四个侍卫的攻击,
侍卫也没想到这个霸道少年竟然还有些武功底子,相视一眼,都认真起来。
  王府侍卫自然不是病猫,三五招之间,少年也觉察了不简单,厉声问道:
「你到底是说什麽人?」
  「本宫是你奶奶。」我的小脸气的通红,侍卫见机一哄而上,抓住了少年,
将他的双手擒到身後。
  「你们想干嘛?」少年被钳住,动弹不得,也有些慌了。
  「干嘛,当然是干你。今天本宫就强奸你,让你狂妄。」我凶狠的瞪着他,
要玩就玩个狠的。
  少年终於害怕了,目光慌张,奈何後花园本来就鲜有人来,他就是求救,也
要看运气,这家伙嘴也是够贱,还不忘威胁我:「我还是童子身,你要是敢碰我,
我爹不会饶过你的。」
  「童子身?那本宫以後天天强奸你,让你狂。本来只想玩一次,以後天天玩。」
我眼睛都要喷出火来,对着侍卫喝道:「将他给我按住,白芷,给他吹箫,让他
给本宫硬。」
  「是,主人。」白芷听话的走出凉亭。少年又不傻,立即知道了白芷要干什
麽?桀骜的少年怎麽能受此耻辱,不停的挣扎,大喊大叫,「混蛋,不要碰我…
…不要碰我……」奈何四个五大三粗的侍卫,钳住他,可是白芷为他脱裤子,依
旧很是费力,不小心还被踢了一脚,「公主,他挣扎,不能吹箫。」白芷可怜巴
巴望向我。
  「将他给我按在地上。看他怎麽动?」我也是下个狠心,从小到大从来没人
敢这麽跟我说话。你不是挣扎吗?你看你怎麽挣扎。
  「这样不好吧?」叶飞白终於开口了,「我们毕竟是到这里做客的。」
  「不好?做的就是坏事。」说话间,少年已经被压在了地上,白芷这一次可
以轻松的为他扒下裤子。「混蛋,不要碰我……」少年四肢被压着,屁股不停的
扭动,阻止白芷的动作,「好漂亮的小鸡鸡,粉红色的。」少年的欲望呈现出半
勃起的状态,粉红色的好似一条胖胖的大虫子,白芷的眉眼之间带着新鲜的喜悦,
伏在他的胯间,张开诱人的小嘴,舔弄起少年的欲望。
  「王八蛋,你们到底是什麽人?不要碰我……混蛋……不许碰我……」少年
的欲望被少女含在口中,湿热的刺激,很快就起了反应,少年自然也发现了自己
下体的变化,更加拼命的叫喊:「臭婊子,你快点让他们放开我,我爹不会放过
你的。」
  「公主,他动的太剧烈了,可以给他乳交吗?」白芷眨着眼睛问道,好似很
喜欢这个少年一般。
  「可是,看他看看你的大奶子,勃起可能更快一点。」我冷笑了一下。
  「是,主人。」白芷拽开衣领,放出两个波涛汹涌的巨乳,托在掌心,还向
着少年问道:「公子,我的奶子大吗?」
  白芷的大奶子正对着少年,又白又大,已经超出了少女的范畴,与生过孩子
的女人一般,深红色的巨大乳晕,好似红彤彤的小太阳。
  少年一声惊叫,欲望勃起的更加厉害,紧跟着他又剧烈的挣扎起来。
  少年越是挣扎,身下的刺激越是强烈,连着按压他的四个侍卫都是气血喷张,
不得不转过身,不看少年的欲望,更不看白芷那圆球一般的大奶子。少年挣扎了
一会儿,便气喘吁吁的瞪着我,奈何身下的欲望,在舔吻吸吮揉搓之下,越加的
巨大,好似张扬的巨龙一般。
  「我去,竟然还是一个大家夥。」有侍卫忍不住叫道。
  「王八蛋,你们快点放过我。」少年又开始挣扎了,他微微抬起的头颅也注
意到自己已经完全勃起了,巨龙在少女的巨乳之间摩挲,龟头被含在少女湿热的
小口中,感官与触碰的双重刺激下,精力旺盛的少年,想不勃起都难。
  少年折腾过猛,巨大的龟头刺入了白芷的喉咙,白芷被变大的欲望呛了,小
脸憋了通红,「主人,可以了。」
  我冷冷走下台阶,望着少年涨红的脸,「怎麽样?被舔的舒服吗?这麽快竟
然就硬了,我还以为你不能硬呢!」我怪笑的讽刺道。
  「你个混蛋,你到底想干什麽?」少年依旧在挣扎,甩动着巨龙般的肉棒乱
颤。
  「强暴你啊。」我冷冷的说道,「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人你不能得
罪。」
  「你有病,你个女的,还强暴我!」少年怒目圆睁,继续辱骂。
  「我是有病,以後每天都发病,发病了,就强暴你。」我邪恶的说着,这个
白痴将我骨子里的恶趣味都勾引了出来。一定要吃了这个小子,让你骂我,本宫
倾国倾城的美色,是你个臭小子可以侮辱的吗?
  「都转过去,不许偷看。」我对着侍卫嘱咐道。
  「是。」侍卫都将视线转到一旁,紧紧的扣住少年的四肢,非礼勿视。
  我俯身抓了一把少年的欲望,龟头不住的渗出晶莹的精水,「反应这麽强烈,
倒是难得。」
  「你不要碰我。」少年惊恐的喊了一声。
  「强暴你,这麽能不碰你?」我冷哼了一声,跨坐在少年的身上,白芷帮我
拽着裙子,不能在这种情况下走光,少年的巨龙掩藏在裙下,「白芷,帮我扶住
他的欲望。」
  「是,主人。」白芷蹲下身子,扶着少年的欲望,我缓缓的坐了下去,这家
伙的物件可真大,龟头挤进小穴的一刹那,一股满满的肿胀感。
          第161章当你爹的面奸淫你H
  「啊……不要……王八蛋……」少年拼死的挣扎,他刚刚或许不知道我要做
什麽,但是当性器交合之际,他不可能不知道发生了什麽,恶狠狠的诅咒,「你
个臭婊子……你竟敢这麽对小爷……小爷死也不会放过你的……」
  我试着坐了几下,他又不停的乱动,龟头一下一下的乱戳着我花阴,淫水都
滴在了他的胯间,他不好受,我也更不好受。我紧蹙起眉头,一狠心,向下坐去,
一插到底,不仅是我,少年也发出了一声,响彻天际的惊叫,「啊……」
  「王八蛋,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少年失去理智的挣扎,挺腰,不用我
扭动腰际,他自己就在小穴里进进出出的摩挲,巨大的欲望,狂野的触碰,已经
超出了我接受的范围,小穴里不停的汩出淫水,少年在挣扎中,也好似感受到了
快感,大口的喘起粗气,倒不再挣扎了。
  我坐在他的身上,额头都渗出了汗水,大口的喘息,骂道:「你动啊,你继
续动啊!」
  少年憋得满脸涨红,一声不吭,咬紧着牙关,血红的眼睛瞪着我,好似要将
我撕咬开来一般,奈何全身都被压着,只能气的乾瞪眼。两个人对视了好一会儿,
我就听见一个声嘶力竭的声音,对着天空喊道:「爹,救命啊……救命啊……救
命啊……」
  「喊,你大声的喊,将你爹喊来,我当着你的爹面,奸淫你……」我凶狠的
说道,对这个欺软怕硬的小家伙,恨到了骨头里,见过嘴贱的,没见过这麽贱的。
  我扭动起腰际,摩挲着少年的欲望,两个人的性器之间早已经泥泞不堪,很
快,就传来了「噗呲噗呲」的水声,少年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难以形容的快感,
在屈辱与快感之中,少年发出杀猪一般的吼叫,然後更加剧烈的不知道是挣扎,
还是抽动,他的欲望拼命的在我的小穴里,攻击着。
  两个人就好似在打一场战争,谁也不想放过谁的战争,没有快感,只有侵略。
  「爹,救我,救我……」少年声嘶力竭的喊着,声音传出很远很远。
  这拼死抵抗的嚎叫,更加激起我心中残忍的欲望,这种虐待的残暴与性欲的
快感,让我的全身都燃烧起来,一波波从未感受的激烈,很快让我达到了高潮,
真爽,这种感觉真好,强暴,奸淫,带着罪孽的冲击。
  「啊……」我忍不住的大叫起来,激烈的坐弄着少年的欲望,快感还是滚滚
的江水,冲刷着全身每一寸的肌肤,「啊……」
  烈烈阳光的树荫下,一场前所未有的激情强暴虐待,正在上演。
  「这是怎麽回事?」很快十哥和知府大人都到了,看着这淫乱的场面不知所
措。
  「兰儿,你太过分了!」十哥已经气爆了,额头都血管都暴起,怒骂着喊道,
「快点停下了……」我迷情的双眸,翻了一个白眼,根本不屑与他交流。
  这个时候,叶飞白出场了。
  「殿下稍安勿躁,事情已经发生了,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听我将前因後果讲
给你们听。」叶飞白淡淡的说道,然後看向焦急万分,又不敢上前的知府大人,
「知府大人,请你转身。」
  「对对对……」知府大人擦着汗水,自然懂得奸淫他儿子的人是谁。
  「爹,快点救我,快点救我……」少年见自己亲爹来了,可竟然还被拦下了,
立即拼命的央求叫喊,嘶哑的声音,听着就好似被殴打见血一般。
  「知府大人,你家小公子要让我家公主做他的丫鬟,还说哪天心情好,还会
在我家公主身上磨磨枪。他还说:本公子给你脸,别不识抬举,我以後可是要娶
士家嫡女,你这样的给我暖床都不配……好了,我说完了,这件事,就是这样,
後面发生的,你们也看见了。」叶飞白淡淡的重复了几句关键的。
  知府老脸纠结,大吼了一声:「逆子啊,我早就说你,尖酸刻薄,早晚要惹
事。你这是要老夫的命啊……」
  「爹,他们到底是什麽人?爹……」少年的喉咙已经喊哑了,奈何肉棒被小
穴紧紧的包裹,而且异常坚挺,这家伙的心思根本不在欢爱上,这麽折腾竟然也
没有射出来。
  「不要叫我爹,你是我祖宗。」知府大人背对我们,跪倒在地,向着十哥求
道:「求十殿下,念在老夫为朝廷鞠躬尽瘁,犬子年幼无知,饶他一命吧!」
  「这麽样?爽不爽?当你爹的面,奸淫你。」我被大肉棒插的也是有气无力,
继续扭动着腰际,摩挲着让他尽快的射出来。
  「爹,爹……好难受……爹,快点救我……这个家伙就是一个恶魔,救救我
……」少年根本不听我在说什麽,眼泪稀里哗啦的流出来了,无助的哭叫声响彻
天际。
  这场面鸡飞狗跳的,少年哭的越加凄惨,最後一声惊叫中,终於将浓烈的精
液射入了我的身体,然後声音戛然而止,双眸无神,好似死了一般,躺在地上,
前前後後足足折腾了有两刻钟的时间。
  我剧烈的喘息,伏在少年的身上,白芷掏出手帕不住的为我擦拭汗水,「主
人,要不要喝口奶,解解渴。」
  「不用。」我转头看向冷面如霜的十哥,然後向知府大人问道:「他叫什麽
名字?」
  「犬子傲风,李傲风。」
  「傲风?他怎麽不上天呢?」我娇柔的冷哼了一声,「不过味道还不错,我
喜欢。嘴够贱,性子也够烈。竟然坚持了这麽长的时间。」
  「混蛋,臭婊子,我死都不会放过你的。」这家伙喘过气来,对着我又大喊
大叫起来。
  「对,就是这样,我喜欢。以後我每天都奸你一次,你不是说我给你暖床都
不配吗?我让你给我当性奴,天天任由我玩弄。」我有气无力的奸笑道。
  「兰儿,适可而止吧!」十哥终於开口了。
  「这可不行,我一定要把他玩到服。」我轻蔑的瞪着少年,他同样瞪着我。
  第162章傲风,你怎麽不上天?
  「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少年大叫道。
  「死?你要是敢死,我就敢杀你全家,你爹,你娘,你的兄弟姊妹,叔叔大
伯,有一个算一个,看看我们谁狠。」我威胁道,缓缓的站起身,混合着精液的
淫水,在裙子下面,汩汩往出流。白芷连忙拿出手帕,伸到裙子里帮我简单的清
理一下。
  「你是谁?你是谁?」少年的理智也恢复了几分。
  「我是谁?我现在就告诉你,你姑奶奶我,姓陈,名兰溪,敬王府十三公主。
陈兰溪,你要好好记住这个名字,以後每天都奸淫你。你要敢自杀,我就敢杀你
全家。」我暴虐的威胁,「白芷,给他清理身子。以後他就是本宫的专属性奴,
本宫要天天玩他,不能弄坏了。」
  「是,主人。白芷一定会照顾好这位公子的。」白芷毕恭毕敬的说着,然後
为他清理胯间的水迹,穿上裤子,嘱咐王府的侍卫,「各位大哥,请看好这位公
子。」
  知府大人擦拭着额头的汗水,「我的小祖宗,你可是要了老夫的命,殿下不
杀你,你还不谢谢殿下。」
  「谢她?这个混蛋,王八蛋,臭婊子,夺了我的身子,我凭什麽谢她?」少
年又是伤心,又是委屈,躺在地上,又哭叫起来,「爹,我都被强奸了,你竟然
还让我谢她,你还是我亲爹吗?我还是你亲儿子吗?」
  「报应啊,我怎麽有你这个逆子。李家一世英明,都被你毁了啊!」
  这对父子一顿哭天喊地,尼玛,这是什麽事啊?
  「李大人,本殿下刚刚的提议,我想你应该思量思量了。好了,今天的事,
到此为止吧,傍晚时分,我们将离开九江府,希望你能按时将令郎送到我们的船
上,他要是死了,本殿下也会杀你全家的。你应该清楚令郎犯的是什麽罪?」十
哥冷冷的说道,追上了已经先行离开我和叶飞白。
  走了没多远,我就靠在了叶飞白的身上,「这个小贱人,力气真大,顶的我
全身都痛。」
  「我真的不知道说你什麽好了,你已经超出了我想像。」十哥追上我,冷酷
的训斥道,「你让我到时如何跟你十一哥交代,聚众奸淫,这种事,你都干的出
来。」
  「我没觉得我做错,像那种坏孩子,就要得到惩罚。」我翻了一个白眼,
「不用你管我,我愿意玩什麽就玩什麽。」
  「叶飞白,你怎麽也不管管他?」十哥见我油盐不进,立即开始将责任推给
了叶飞白。
  叶飞白淡然的回道:「殿下,那种情况你让我如何劝公主?虽然这件事我们
做的很过分,但是如果你不让公主将怒火发泄出去,受牵连就不一定只是一个李
傲风了。他整个家族,都会被连带。」
  十哥紧咬着唇,「本来,我还想怀柔的拉拢李家,你这麽一搞,还如何怀柔?
他们会对王府,又怕又敬的。」
  「这样不是更好。」我冷冷的翻了一个白眼,「那小子,在我手里,不还是
一个人质。」
  「你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十哥低骂了一句。我才不要管他,兴奋的
说道:「晚上,还有文城和苏墨一起,想想都觉得好好玩。」
  没有管教的日子,我已经做(zuo)出了新境界。
  十哥性格柔弱温和,管不了无法无天的我。叶飞白不敢管我,而且有时候还
要助纣为虐,对他来说,我是公主,我就是天。我是君,他是臣,他只能听我的。
  如果萧洛宇在,我绝对不敢如此放肆,我觉得我太英明了,将他撵走了,而
且想了那麽多的理由,连我自己都相信了。
  午後,我们就回到了船上。文城和苏墨都已经醒了,我也为他们带回来了午
饭,越看我越喜欢他们,特别是文城,英气的小脸,因为焦虑会轻蹙着的眉头,
总是给人一种想好好怜爱一番的感觉。人家的爹,还在大牢里,我还这麽想,是
不是有病?
  「公主,你好像很开心?」苏墨一边吃着午饭一边说道。
  「有吗?不过也应该很开心吧!」我咧嘴一笑,然後给他们一人倒了一杯凉
茶,「我们用完晚饭才离开九江呢。一会儿我带你们上岸去玩。对了,对了,我
还给你们买了新衣服,不知道合身吗?」我立即去取衣服,从里到外,一应俱全,
「一会儿,用完饭,就穿上试一试,脏衣服就可以洗了。」
  两兄弟对望了一眼,然後淡漠的说道:「谢谢公主。」
  「你们这是表情啊,给你们买新衣服还不开心。」我撅起小嘴,伏在文城的
背上,「你们喜欢什麽,想要什麽,都可以跟我说,只要不是那种想要太阳月亮
之类的,我都可以满足你们。」
  「我只想救我爹。」文城沉静的说道。
  「我们本来还要去南昌的,十哥都取消行程了,一定会尽快赶到金陵,救出
你爹的。不要担心了,十哥都会安排好的。」我在他的面颊间亲了亲。
  「我也要亲。」苏墨见他表哥总是冷着脸,立即和颜悦色的索吻。
  「好好,也要亲你。」我在苏墨的脸上也亲了两下,「快点吃饭吧!」
  我感觉我不淘气,不犯混的时候,还是一个好孩子的,这个时候,基本叶飞
白也可以舒舒服服小憩一会儿,不用担心我又起什麽么蛾子。
  文城的心里挂念着父亲,连着表情都是清汤寡水的,苏墨相比还要强一些,
下了船,跟着我在附近的树林边,玩躲猫猫。叶飞白只站在不远处,望着我们,
并没有想加入的意思。
  十哥不知何时回来的,瞪了我一眼,还不忘冷言冷语的说道:「心情可真好。」
  我有什麽心情不好的?一会儿李傲风就来了,想想就觉得好有意思。一想到
他的嘴,那麽贱,说话又吝啬刻薄,性子也刚烈,最重要的肉棒真大,又耐力十
足,被强奸都能坚持两刻钟的时间,想想我就觉得好美,连着小穴里都能感觉湿
漉漉的。
  以後每天都折磨他一场,我就不信他不服。
  第163章揍他,别打脸还没到傍晚时分,李知府就带着李傲风来了,这小
子就算是被强奸了,也是一副桀骜不逊的模样,只是脖子上,不知为何绑着一条
绷带。
  「哎呦我去,你难道自杀未遂不成?你怎麽不去死,这样你一家子都陪你死。」
我尖酸的对着他喊道,故意刺激他。
  他远远的望着我,紧抿着嘴唇,却没有开口,只是目光越加的凶狠。
  文城和苏墨也看见了他,苏墨没心没肺的叫道:「他是谁?也是公主的小宝
贝儿吗?」
  「他可不是我的小宝贝儿,是我的奴隶,作为奴隶,主人是不是应该给他起
个名字?我在王府时,有一条狗,叫花花,你说我给他起叫什麽名字?」我挑衅
的说道,故意发大了音量,让他听见。
  「花花?花花草草,可以叫草草。」苏墨活灵活现的大眼睛,闪动着唯恐天
下不乱的色彩。
  「表弟,不要乱说话。」文城眉头一紧,训斥了一句,苏墨立即躲到一旁,
偷眼看着不远处的不可一世的李傲风。
  「草草,这名字不错,就叫草草,以後跟我的花花就是一对,我还得给他配
个狗链。」我继续高声讨论着。唯恐李傲风听不见,我还故意对着他的方向。
  奈何,这个暴躁的少年,火冒三丈,对着我大吼道:「陈兰溪,你个臭婊子,
你不得好死……」
  还没等王府的侍卫按住这小子,他爹回身就是一巴掌,气的全身发抖,「你
要气死我吗?」
  「草草好像不听话啊!」苏墨喃喃说道,「不过陈兰溪是谁?不会是公主的
芳名吧?」
  「草草确实不听话,而且草草的武功还很好的样子,一会儿我们三个打他一
个,一定要把他打到服服的,承认自己是草草。」我开始拉拢文城和苏墨跟我组
成统一战线,一起欺负李傲风。
  叶飞白站在不远处,吐了一口气,李傲风以後的日子,看来是凶多吉少。
  我们三个嘀嘀咕咕的时候,知府大人已经跟十哥谈好了事宜,想来是许诺了
很多以前不想答应王府的事情,一并都同意了,只想保住李傲风的一条小命。
  李傲风听着,牙齿咬得嘎嘎作响,小拳头也是紧紧的握着,不时的扫着我们
三个的方向,眼睛里火焰冲天。
  「走吧,小子。」侍卫提起了李傲风的行李,冷冷的警告道:「你爹如不是
知府,你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珍惜你爹给你换的这条小命吧。」
  李傲风没有说话,跟着侍卫上了船,知府大人望了一眼他的背影,无奈的摇
摇头,还不住的央求着十哥,「十殿下,只要我儿子不死,我这条老命在所不惜。」
  「李大人,上了船,就要靠他自己了。」十哥叹了一口气,「我最多只能保
证他不被小妹折磨死。」
  李傲风上船了,我也没有心情在玩躲猫猫了,带着文城和苏墨偷偷摸摸的也
回到船上,跟在李傲风的身後,观察他被安排在哪间客服。在他进入客房的瞬间,
我们三个一拥而上,将他扑倒在地。侍卫眉头一紧,将行李丢在屋子里,然後关
上门,就走了。
  「王八蛋,你们要干什麽?」李傲风一边挣扎,一边愤怒的大叫起来。
  「揍他,别打脸。」我大声嚷道,苏墨一向不怕事大,小拳头一个连着一个
打在李傲风的身上,这家伙也是硬气,躲不开就硬挺着,文城只是意思了一下,
便站在一旁,看着我和苏墨在地上拖着李傲风打。
  我和苏墨打累了,坐在地上喘气,李傲风才从地上爬起来,擦着嘴角的血迹,
恶狠狠的说道:「你是公主,我不能打你,但你也别逼我……还有你们两个,别
以为跟她一夥,我就不敢动手。」
  「公主说你嘴贱人刻薄,还真对。」苏墨直言不讳的说道,「公主还说你,
鸡鸡特别大,是真的吗?」
  文城站在一旁紧了一下眉头,也望向李傲风,同时目光在我的身上荡漾了一
圈。
  苏墨,我太喜欢你了。我心里大喊,就应该这麽刺激他。
  「你们难道都跟这个臭婊子做过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李傲风一听这话,俊
脸羞红,立即就火了。
  「什麽叫见不得人的事?我和表哥都是公主的小宝贝儿,我们陪公主一起玩,
当然晚上也要跟公主一起睡,这有什麽见不得人的。」苏墨长长的睫毛,啪嗒啪
嗒的,精致的小脸,越加的细致,一股子无知无畏的架势,气的人心肝肝都紧在
一处。
  「李傲风,我强暴你的时候,可没有背着人,目睹全过程的可好几个人呢!」
我也大言不惭的说道。
  「闭嘴,给我滚出去。」李傲风的精神已经崩溃了,任谁也不想提起那不堪
入目,惨不忍睹的事情。
  我从地上爬起来,拉起苏墨,冷冷的说道:「我们滚,不过晚上我们可会来
找你玩,脱光了,等着我们啊!」我哈哈大笑,离开了李傲风的房间。
  船很大,我和十哥,叶飞白、白芷都住在二层,李傲风和侍卫住在一层,文
城和苏墨也在一层有一个小房间,三层就是观景台了。船舱里面,都是船员的住
处,还是储物间之类的。
  我们三个回到二层我的房间,我立即就将文城扑倒在床上,只见他淡然笑道:
「公主,你的精力可真足,中午的时候,不是刚刚跟李傲风做过吗?」
  「跟他做了,也不耽误想跟你做啊!」我嬉笑道,便亲上了他的唇,文城依
旧没有拒绝,任由我亲吻他。
  苏墨站在一旁不愿意了,「公主明显喜欢表哥多一点。」
  「你太小了,跟你做,我都有心理负担。」我解释道,「你还没长成,泄身
对你的身体不好。」
  「那表哥也才比我大一岁而已。」苏墨撅着小嘴,看着我们在床上缠绵。
  「大一岁也是大啊。」这个小家伙,就要求平等权利。
  「不行,我也要。就算鸡鸡不能硬,我也要跟你们一起玩。」苏墨爬上床,
挤开了文城,红红的小唇就贴了上来,这孩子什麽都要争一下。
            第164章宋伯伯捉鬼
  傍晚时分,城里的酒楼送来了晚饭,我们就开船离开九江。
  叶飞白来叫我吃晚饭的时候,我们三个已经赤条条的在床单上滚来滚去了。
  「公主,十殿下叫你吃晚饭。」叶飞白没有进来,敲着门喊道。
  「知道了。等一下。」我从文城的身子起来,「吃饭得去,要麽他就真发火
了。」
  文城和苏墨也起来穿衣服,我则从衣柜里,取出一件长袍随意的穿在身上,
也就能将关键的地方挡住,里面就是一丝不挂的状态。文城莫名的望了我一眼,
想说什麽,不过还是咽了回去。
  餐厅距离我们的住处不远,穿过一条走廊就是。
  到了餐厅,叶飞白和白芷都在,服侍就餐,我们三个到了之後,依次坐好,
等着开饭。
  十哥看看了众人,向叶飞白问道:「李傲风呢?不是叫他了吗?」
  「他说他不过来吃饭。」叶飞白回答,然後还瞄了我一眼。
  「不过来就不过来呗?我们也不想跟小狗一起吃饭。」我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而且他以後也不叫李傲风,叫草草。花花的弟弟。」
  「兰儿,这是一个公主该说的话吗?」十哥眉头一挑。
  「你如何认为就如何认为。好了,吃饭。」我不想跟十哥因为这些鸡毛蒜皮
的事情,磨磨唧唧没完没了。然後,我为他夹了一块红烧肉,「十哥,我们的事
情,你不要管了。我已经帮你凝结出了真气元,有时间你还是多练练武功吧!」
  「你是不是以为你帮我凝练出真气元,你的责任就没有了。」十哥阴沉的反
问道。
  我的手微微的抖了抖,「不是,我只是觉得有些事情,我不太想去面对。大
家都冷静一下,更好。」
  「吃饭吧!」这一次是十哥说的。
  其实不知道为什麽,我只要跟一个人待久了,就会觉得烦躁,特别是付出感
情越多的,我就越觉得烦躁。我没有跟十一哥说过,或许是他懂,於是放我出来
了。我跟十哥待了几天,之後,也是如此,总觉得他们管的太多了,规矩,礼仪
啊,让我烦。
  唉,我看了一眼文城和苏墨,还是小宝贝儿好,做什麽都不会说我,不过如
果捅破了天,他们一定也会比我跑的快。
  男人真没有称心如意的。
  用过了晚饭,又开始了饭後读书时间,今天的故事是淫後贾南风。听得我直
翻白眼,也不知道叶飞白为何要选这个人物,连着文城也跟着抽嘴角,苏墨那个
家伙更直接,伏在桌子上开始打哈气。
  故事的结局,西晋王朝风雨飘摇,贾南风终於也死了。
  「晋惠帝这个傻二逼配一个悍妇皇后,也是绝配。」我评价道,「今天的故
事结束了,要不要来段鬼故事?」
  「昨天我讲了一个鬼故事,你还记得吗?」叶飞白问道。
  「记得,记得,宋伯伯捉鬼。」我高兴的回答。
  「是宋定伯捉鬼。」叶飞白纠正道,「说说,讲的是什麽?」
  我想了想说道:「就是宋伯伯他把自己扮成鬼,取得一个鬼的信任,知道鬼
怕什麽後,骗鬼变成羊,然後吐口水在羊身上,使其变不回来,然後把羊卖了。
宋伯伯这人话说可真不厚道,那鬼待人诚恳,背他过河,够朋友,可他却为了钱
恩将仇报,玩恩负义,这人真是比鬼毒辣可怕的多……」我信誓旦旦的复习着昨
天的鬼故事,文城贴着我坐着,笑都要抽了,连苏墨也爬了起来,瞪大了漂亮的
双眸说道:「公主,我记得这故事讲的是宋定伯胆大不怕鬼,机智有智谋啊!」
  「是吗?可我真觉得他很阴险嘛?首先鬼不仅全无害人之意,而且只是跟他
结伴而行,一直温良谦恭,坦诚热情,勇挑重担,任劳任怨,结果他把鬼卖了。
而且你们想过没有,买羊的那个人有多倒楣,鬼变得羊,又不能吃,宋伯伯这不
就是奸商吗?换成你买羊,你愿意吗?这样的人,送到官府,也应该先重打二十
大板子,再将他关个一年半载……」
  「倒也真是啊!」苏墨恍然大悟的说道,「我当日怎麽就没想到呢,先生说
什麽我就记下什麽了。」
  连着文城也不笑了,清冷的说道:「有时候人确实还不如鬼真诚呢!」
  最後,叶飞白说道:「虽然我不想承认你的说法,但是你有自己看待问题的
观点,这个很好,说明你成熟了。有了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好了,今天的课
就到这里,你们玩吧!」
  叶飞白起身离开了房间,然後白芷端着凉茶,还有奶水进了卧室,「公主,
喝奶了。」
  「放在这里吧!」白芷放在桌子上,便退了下去。
  苏墨好奇的看着乳白色的奶水,「这是什麽奶?」
  「我的奶牛的奶啊!要不要尝一尝?」我勾引的说道,苏墨还真的伸出了舌
头,舔了舔,「没什麽味道。」然後把凉茶倒入了奶水里,又舔了舔,「这下有
股茶香味了,公主你尝尝?」
  「这还能喝了吗?」我吃惊的叫道。
  「这是奶茶!」苏墨介绍道,「我在一本书上看见过的。吐蕃人好似就这麽
喝。」
  我捏着鼻子喝了一口,还真有一股淡淡的茶香,不似奶水那般淡淡的甜味。
「味道,还真不一样了。」
  我推给了文城,你也尝尝,文城没有接,却问道:「船上还有奶牛?我怎麽
没看见。」
  「刚刚进来的不就是。」我说道。
  「啊?」两个少年一声惊叫。
  「白芷就是我的奶牛啊!她能产奶的。」
  苏墨吐出舌头,大叫道:「竟然是人奶。」
  「谁让你贪吃的。」文城瞪了他一眼,将碗推到我面前,「还是公主自己享
用吧,我对喝女人的奶不感兴趣。」
  「你们怎麽都这样?那你们怎麽还那麽喜欢吃我的,咬起来没完没了的。这
有真的奶水,你们就不喝了。」我生气的叫道。
  「不一样的。」文城摇摇头,「不知道为什麽,就是觉得有些恶心。」
  什麽理论啊,我端起碗,咕嘟咕嘟的喝下去,还不忘抿了抿嘴。
  第165章公主的馒头,是一文钱两个那种H文城见我独自将一碗的奶水都
喝了下去,不由好奇问道:「公主,为什麽要喝奶啊?」
  「为了长胸嘛?」我拽开衣领,露出挺拔的小胸脯,「你不觉得我胸很小吗?
我好羡慕那些胸脯大大的,又挺又丰满的。」
  文城坐了过来,低头咬住我的乳头,轻轻的舔吻,「我觉得很好了啊!我家
里也有丫鬟的,十六七岁的女孩子,胸都很小的,公主这个已经算不错的,圆圆
的,像个馒头,也很挺。」
  「公主的馒头,是一文钱两个那种。白芷的馒头,是二文钱一个那种。」苏
墨嘴贱的说道。
  这句话噎的文城险些背过气去,骂道:「不想在这里待着,就回一层睡觉去。」
  「我说的是实话吗?」苏墨也凑过来,伸出小手,捏住我一个小乳头,用指
尖捏着,「你说馒头我想起来了,上供的馒头也是这样的,白馒头,点着红点…
…」
  没等我发火,文城起身提起苏墨,拽到门口,丢了出去,「滚。」
  「表哥,你不要这样啊!」苏墨挠着门,叫着,「我哪里说错了,真的很像
嘛!」
  「快点滚,要麽我揍你了。」文城厉声喝道。
  「好好好,你就是想跟公主单独睡。嫌我碍事,我回去了,再不跟你好了。」
苏墨珊珊的默默地离开了。
  见他走了,文城立即道歉道:「公主,你别生气,表弟年纪小,童言无忌。」
  「我发现你们南方人可真有才。嘴一个比一个够贱,不说一个脏字,都能把
活人气死了,死人气活了。」我对苏墨也是无语了。
  「公主,不想你想得那样的。」文城解释道:「表弟从小娇生惯养,舅舅舅
妈养了三个姐姐,才表弟这一个儿子,很是溺爱……」
  「你们重男轻女真严重,我家就不是了,父王有二十六个子女,可只有三个
女儿,我上面有十二个哥哥,父王最喜欢的就是我了。哥哥们从小接受精英教育,
你见过十哥的。相比十哥,我很多哥哥十五六岁就会被送到军营里历练,那才是
残忍呢!父王一点都不会怜惜他们的,特别是三哥四哥五哥他们,一直都在边境
奔波,我一年也只能看到一次的……」我眨着眼睛说道,「不过,也没什麽了。
我们到床上去吧!今天好累啊……」
  我拉着文城上床,两个人很快就又脱光了衣服,在床上腻歪,腻歪腻歪我就
依在他怀里睡着了。
  醒来时,已经是午夜了,窗外暖暖的江风,发出「呼呼」的声响,我去洗漱
间方便了一下,又洗了洗脸,文城睡着,并没有醒来,我突然想起来,还没有去
折磨李傲风呢。这麽重要的事,怎麽忘记了?绝对不能放过那小子。
  我悄悄地穿上一件长袍,怕惊醒文城,鬼鬼祟祟的出了房间。然後向李傲风
的房间跑过,船上静悄悄的,只有甲板上有两个侍卫在值夜。
  李傲风的房间,门栓着,这家伙也是害怕我半夜来吓他。奈何天气炎热,他
也不会将自己关的太严实,窗户倒是开着。我趴过窗户,潜进他的房间。朦朦胧
胧的夜色下,他穿着单衣,侧身躺在床上,睡着。
  吓他一下,不太好,他要是一声惊叫,十哥一定会发火。
  我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好玩的。
  我摸到他的身上,小手勾着他的裤子,摸到胯间,手指摩挲着他半软不硬的
欲望,这家伙可真是身带神器,小鸡鸡不勃起都有二寸还多。我隔着裤子,摩挲
了一会儿,这小子竟然从鼻子里发出几丝舒服至极的呻吟,紧跟着欲望就好似吹
得一般,涌动着,一跳一跳的,越来越大,越来越硬,越来越热。
  受到他的影响,我的小穴很快就湿了,这个小混蛋,竟然有这样的凶器。一
定要天天折磨他。
  或许是他感觉到了舒服,也或许是身子燥热,他微喘着竟然动了动,然後变
成了仰躺在床上。黑夜里,他的眉头紧紧的蹙着,好似在做噩梦一般,一副异常
痛苦的表情,这家伙不会是梦见又被我强暴了吧。马上再强暴他一次,想想就觉
得好开心。
  我小心的拉掉他的裤子,巨大的欲望直挺挺的扬起了头,我伸出小手轻轻的
捏了捏,真漂亮,这小子除了嘴贱刻薄,还真是资本充足。我伸伸舌头,好像尝
尝这个大家夥是什麽味道,不过马上我就忍住了,他现在是奴隶,我给他吹箫,
如让他知道,不是要得意死,等以後将他揍服了再说。
  我又伸出小手撸了两下,他依旧没醒,不过脸上的表情越加的痛苦了。
  翻身上床,跨坐他的身上,让巨大的龟头抵着我的小穴,轻轻的蹭了两下,
蜜水更多的滴落,不能再玩了,他马上就要醒了。我提起腰际,扶着肉棒,缓缓
下坐,张合的穴口,奋力的吞噬着巨物,强力的紧绷感,同样也刺激着睡梦中的
少年。
  黑暗里,一双明亮的眼睛,突然睁开,惊恐的望向我,我俯身捂住他的嘴,
威胁道:「不要叫,我现在玩的是采花贼的游戏。不对,是采草贼。你要是敢叫,
我就叫侍卫按住你,让我玩。」
  他的舌尖抵到我的手心,麻酥酥,目光可怕的有些吓人,我又低声厉色道:
「我松开你,不许叫,船上都是我的人,你叫也没有用。」
  他愤怒的点点头,无力的将头撇到一侧,不看我,「这才乖。」
  我松开他,他真的没有叫。小穴里的肉棒只插入了一半,不上不下的,我双
腿夹紧他的腰,扬起腰际,拉出一点,又坐下一点,缓慢的用小穴里软肉摩挲着
少年的欲望。
  他很难受,但是他紧咬着牙关,就是不吭一声,这家伙性子真烈,就好似一
匹野马,如果不是拿他全家威胁他,他或许才不会管我是谁?
  他越是这样,越是激起我强烈的征服欲望,一点要让这小子屈服。
  摩挲了好一会儿,我们才彻底交合在一起,我伏在他的胸膛上,低声问道:
「小子,舒服吗?」
  他不说话,咬着牙,狠狠的瞪我。
            第166章午夜采草贼H
  我伸出舌头,舔他的唇,他立即就躲开了,我低声「切」了一声,夹着他肉
棒的小穴就是不动,看谁挺过谁。我解开他的亵衣,双手在他的胸膛上抚摸,结
实而健美,口中却说道:「这麽瘦,一点手感都没有。」然後用舌尖舔弄起他小
巧的乳头,轻柔的舔允。
  少年的身子开始颤抖,紧抓着床单,不让自己叫出来。
  「你,你到底想干什麽?」他声音颤抖的问道。
  「干你啊。」我回答,「这是一个采草大贼,夜入少年闺房吃干抹净的故事。」
  「要弄就快点。」少年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看见你不开心,我好开心。」我笑道,「你再不开心点,最後才发火一下,
我或许就会更开心的开始玩弄你。」我故意夹了夹双腿,紧致小穴里的欲望,被
勒动,热浪一般刺激着少年的神经,那种发泄不出的疼痛,让他将嘴唇都要咬破
了。
  他闭上眼睛,一声不知,非暴力不合作。
  「性子这麽烈可不好,你求我,我就动,让你舒服一点。」我又开始攻击他
内心的柔软。
  他依旧不吭声,就好似死了一般,「不出声?」我冷哼了一声,「一会儿,
你一定会求我的。」
  我解开身上的长袍,丢在地上,赤身裸体的坐在他的胯间,然後俯下身子,
将唇贴在他的俊脸,缓缓的亲吻他的耳垂,他的面颊,啃咬着他的唇瓣,下颚,
不放过一个可以勾起他欲望的器官,丰盈的双胸更是压着他的胸膛,不住的摩挲,
双手也配合的抚摸着他的光滑细腻的肌肤。
  空气越来越燥热,两个人都不在说话,不知过了多久,他的双手突然抓住了
我的屁股,我更感觉到他花穴里的欲望狠狠的向里面的戳了一下,紧跟着他捏着
我屁股,又一次的挺起腰际,向花心刺去。舒缓的快感,在他的喉咙里发出一声
低吼,他好似得到甜头的小孩子,一下一下的挺腰,拉出然後再刺入,套弄了上
百下,他突然支撑着坐下身,让我紧紧的抱住,一下比一下更深的抽动起来,又
弄了百下,他觉得不过瘾,移动身子,双脚落地,增加了支撑点之後,更加的卖
力的颠起我屁股抽插起来……
  黑暗里,我们相对无言,只是尽情享受着性爱的快感,他的欲望不仅大,而
且异常的强劲,我甚至能感觉到,他已经在射精了,火热热的烫着我的花心,可
是依旧没有停下强烈的抽动。
  「嗯啊……嗯啊……轻点……」我紧紧的环住他的双肩,两个人的下体就好
似长在一起一般,不刻都不分开的索求,他累了就躺在床上抽动,休息好了就坐
起来,或者站起来抱着我抽动,巨大的欲望一时都没有离开小穴,只是他一直都
不开口说话,连一声放肆的喘息都没有。
  我想吻他,他每一次都躲开,不过也没有虐待我。
  这场无声的欢爱,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只感觉小穴被插的都要失去了知觉,
高潮一波一波的从小腹扩散到全身,好似睡着了,又好似在醒着,最後昏昏迷迷
的就没有了知觉。醒来的时候,便是依偎在他的怀里,而床边站在文城和苏墨,
冷冷的望着我们。
  李傲风也醒了,同样冰冷的面孔,望了一眼二人,然後万分不屑一顾的抓起
我,丢到他们的怀里,翻身继续睡觉。
  文城从地上拾起我的衣服,包裹住我身子,也是一言不发的,抱起我就走。
  回到房间,少年的欲望就插入了我的身体,就好似受了侮辱一般,开始索求,
连着苏墨也加入进来,又是一场肉欲横流的盛宴。
  又是一整夜,身子一直都在不停的被抽插,依旧是叶飞白喊我起床,醒来,
胡乱的穿了一件衣服,就跑出来吃早饭。
  到了饭桌上,我还是迷迷糊糊地,十哥突然拉开了我的衣领,我才注意到,
我的前胸密密麻麻的都是吻痕,十哥怒目圆睁,立即就火了,「你们谁干的?」
  文城和苏墨也到了餐厅,莫名其妙的对视了一眼,然後也看见了我脖颈前胸
的吻痕,苏墨颤颤抖抖的说道:「我们都很小心的,不会用力亲公主的。」
  「李傲风。」文城突然冷漠的说道:「昨天午夜,公主去他的房间了。」
  「他这麽弄你,你不知道?」十哥冷着脸,气的都要发疯了,我的身子一向
娇嫩,更因为我是公主,做爱的时候,大家也都是不会太用力,也不会做过分的
事情。
  「他插了我好久,後来我好像都被弄晕了,醒的时候,就被文城他们带回去
了,根本没注意。」我也有些难为情,吻痕不是一块两块,而是整个胸口,连成
一片。
  连着叶飞白都蹙起了眉头,冷漠的说道:「我想那小子是故意的,他从昨晚
上就没吃饭,今天的早饭送过去了,也没吃。」
  「想寻死?」十哥冷哼了一声。
  「应该是,他自然知道这麽做是什麽後果,我们杀了他,就不会连累他的家
人了。」叶飞白拉上了我的衣领,「一会儿我帮你揉揉,一两天就消了。」
  「这个小混蛋真讨厌。」我气的连胃口都没有了,「被弄成这样,我还怎麽
出去玩了?」
  「要麽杀了吧?」十哥冷漠的说道。
  「不可以。」我立即反对,然後低下头,紧着眉头,突然又暴躁的起身,下
楼,直接跑到李傲风的房间。
  门掩着,我直接推门进去,看见他孤零零的靠坐在床上,目光清冷的有些可
怕,不似那般桀骜不可一世。
  「小混蛋,你看看你把我弄的?」我拉开衣领,露出满是吻痕的雪白胸脯。
  他清淡如水的看了一眼,然後又抬头看了看我的脸,然後又看了看我的胸,
又看了看我的脸,我被他看的有些发毛,大吼道:「你这是什麽眼色?」
  话音未落,李傲风抓过我的手腕,向前一拉,我就落在了他的怀里,紧跟着
他整个身子就压在了我的身上。
             第167章反奸计H
  「你,你要干嘛?」我颤抖的问道,他的眼睛带着阴深的怒意,好似要吃人
的饿狼,依旧抿着嘴,不发一言。
  然後他下一个动作,我就懂了。他一只手压着我,一只手探到了胯间,撸了
几下欲望,现在是早上,他还是晨勃的阶段,很快下体就硬了。
  「混蛋,李傲风。你个混蛋。」他不等我喊完,捂住我的嘴,长腿挤开我的
双腿,我娇嫩的花阴就暴露在他的面前,他的眉头微微一紧,露出一抹嫌弃,随
即挺着欲望,不经过任何的前戏,就狠狠的插入了我的花心。
  我被捂住嘴,发不出声音,被巨物撕裂的疼痛直抵头顶,我「啊」一声惊叫,
同时咬住了他的手,他也不是很舒服,俊朗的眉眼之间,满满都是狰狞之色,强
忍着下体的干涩,按住我的双肩,大力的抽动起来。
  「李傲风,你个混蛋,我要杀你全家。」在疼痛的刺激下,小穴迅速的分泌
出蜜汁,可在他不知疼痛的抽动下,根本解决不了突然插入的撕裂感,「李傲风,
你个王八蛋,你竟然这麽对待我……」
  我声嘶力竭的呼叫,终於引来了侍卫,他们自然不能上前,立即禀告了十哥,
十哥冲进房间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我泪流满面,衣衫不整的被李傲风压在床上,
强暴。
  「混蛋。」十哥怒了,一把拽过李傲风,丢在地上。
  我的小穴一片红肿,剧烈的刺痛感,让我全身颤抖。长这麽大,我从来也没
有受过这等委屈,「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文城和苏墨也跟了进去,看见倒在地上的李傲风,和正在检查我小穴的十哥,
立即就知道发生了什麽,上前不由分说,先对李傲风一顿拳打脚踢。李傲风倒在
地上,抱着头,一声不吭,任由他们的殴打,连着叶飞白都没有阻止文城和苏墨
的暴行。
  「怎麽样?」叶飞白上前问道。
  「有些撕裂。」十哥冷冷的说道,然後抱起我,对着门外的侍卫说道:「将
他给我绑起来。」
  我哭的这个伤心,一直回到房间我还在哭,叶飞白立即帮我清洗身子,特别
是小穴,细致的清洗之後,十哥亲自上药,文城和苏墨站在一旁,很是担忧,不
住的安慰我,「公主,没事,会好的。」
  十哥叹了一口气,「你们这两天都不要跟她同房了,需要养一养。」
  「是,殿下。」两个少年一同说道。
  十哥上好了药,又嘱咐了一句,「好好照顾她,那个小子一会丢到江里去。」
  「不行。」我哭叫道,「不能杀他。」
  十哥转身望着我的眼睛,厉声说道:「他这麽对你,你还不杀他?」
  「不能杀,不能杀,我说什麽就是什麽!」我委屈的哭叫起来,甚至都不想
跟十哥解释。
  十哥叹了一口气,起身离开,「先关着,不给饭吃,饿他几天。」然後拂袖
而去。
  叶飞白拿出药膏递给文城,「她还没吃早饭,我去给她熬些粥,用这个药膏
将她胸前的吻痕揉掉。」
  文城接了过来,轻答了一声,「是。」
  十哥和叶飞白都走了,我还躺在床上抽泣,文城小心的问道:「公主,疼吗?」
  我委屈的点点头,「很疼,他直接就插了进来,好痛。」
  文城拭去我眼角的泪水,「那你为什麽不让十殿下杀他?他这一次犯的错,
足够杀他的了。」
  「我开始的时候,只是气不过他那麽说我,强暴他也只是好玩,我将他弄回
来,也是觉得折磨他很有意思,可要是杀他,我还有些舍不得。不管如何,我和
他都是同房过的……文城,你能懂吗?」我一边哭着一边说道。
  「我懂,我懂,公主,不要哭。」文城又拿出手绢为我擦眼泪。
  苏墨抢过文城手中的药膏,有些不开心的说道:「公主这是喜欢上那个小子
了。真生气,公主都还没喜欢我呢!」然後将药膏擦在我的胸口上。
  「我才没有喜欢他呢!李傲风就是个混蛋。」我立即大嚷道。
  「苏墨,不要乱说话。」文城又斥责他一句。
  苏墨撅着小嘴,不满意的瞪了我们两个,然後跑到一旁自己玩去了,将我丢
给文城。文城不是苏墨,没有再说话,默默的为我涂抹药膏,揉开淤血。
  叶飞白熬好了粥,我吃了两口,就睡着了。
  一觉一直睡到下午,醒来时,文城正坐在我一旁看书,苏墨不知道跑到哪里
去玩了。见我醒来,文城连忙放下书,问道:「公主好些了吗?」
  「我饿了。」文城连忙下床,「公主,我去给你端午饭。」
  很快,文城端来了午饭,有肉有汤,我确实也有些饿了,吃了满满一小碗的
米饭,然後突然问道:「十哥是不是说不给李傲风饭吃?」
  「是,他好像从昨天就没有吃饭。他也在生你的气。」文城回道。
  「你帮我给他送点饭吧。好不好?」我向文城求道。
  文城的目光迟疑了一下,还是回道:「好。」
  文城去的时候,李傲风被捆着靠坐在床边。见他来了,冷漠的扫了一眼。文
城先给他倒了一杯凉茶,递到他的唇边,李傲风躲了躲,文城又向前递了递,这
一次,李傲风张开了嘴,大口的喝着。
  房间很闷热,只有一扇小窗口开着,文城待了一会儿,都觉得汗流浃背,更
不要说,李傲风被关了大半天。
  李傲风连喝了两碗凉茶,才有了一丝气色,然後文城端起饭碗,递到他的嘴
边,冷冷的说道:「殿下要将你丢在长江里喂鱼,公主没有让。」
  「我宁愿就死了。」李傲风愤怒的说道。
  「何必呢?我半夜过来的时候,明明看见你很小心的将她抱在怀里。而且你
昨天调戏公主的时候,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心思?」文城冷哼了一声,「有些事情,
不说出来,大家也是懂的。吃饭吧,公主让我送来的。」
  「她还疼吗?」李傲风突然问道。
          第168章混元珠原来还有升级版
  「她还疼吗?」李傲风突然问道。
  「还好了,上药了,殿下吩咐这两天都不许跟她同房了。你可真是造孽啊!」
文城埋怨的说道,盛了一勺饭递给李傲风,李傲风犹豫了一下,还是吃了下去。
  「她是金枝玉叶,这麽受得了你那麽弄?」文城一边喂他一边埋怨他,「说
话,你也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被公主强来的男人,弄不好以後还能青史留名。」
  「呸,这是好事吗?你想你来!」李傲风吼道。
  文城淡然笑笑,「被公主强来,和被皇上临幸,有什麽区别?想开一点吧!」
  「这种事情,很难想开,真的好想一死了之。」李傲风摇摇头,那股子桀骜
的戾气,再心灵的一次次冲击下,散了很多,「可是我死了,我真的害怕会牵连
我爹。」然後他又抬起头,看着文城,「你在她身边多久了?」
  「只比你早一天。」文城回答。
  「就早一天。」李傲风吃惊的叫道。
  「是啊,就早一天。两天前的下午,我被人追杀,她救了我。条件就是我和
表弟要留在她身边,服侍她。」
  李傲风冷哼了一声,骂道:「真不要脸,这种落井下石的事情也做。而且你
也愿意?」
  「我爹被奸人陷害,生死不明,你以为我愿意吗?」文城回答道,「每个人
都有自己的难处,但只要活着,才会有希望。所以我选择了委曲求全,救自己,
也能救我爹。」
  「看你的样子,不想普通人家的孩子啊!」李傲风灿灿的问道,语气也变得
缓和了。
  「我爹是扬州知府,跟你爹一样。」文城一边说着话,一边喂李傲风吃饭,
有些话说开了,李傲风也不是之前的别扭了。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李傲风苦笑了一声。
  「是啊,你应该也见过那个叫叶飞白的吧,据说他爹罢官之前,是礼部侍郎,
为了全家不被远放,才被送给公主当男宠的,比起你这种自作孽不可活的,不是
还要悲惨……」遇到难处的时候,想想有人比你更倒楣,你就会高兴了,这心里
永远都受用。
  「啥?还有这事?」李傲风眼睛都亮了。
  「你以为?要麽那风流之态的男人,能甘愿当男宠?」文城摇摇头,「你知
足吧!只要你听话一点,她也不会难为你的。」
  「你不就比我早一天而已,你有什麽资格安慰我?」李傲风那股子桀骜的气,
又显现出来了。
  「早一天,我也是前辈。就你这种性子,昨天不惹公主,後天也得惹个皇子,
早晚会死在你这张嘴上。」文城终於将饭喂完了,又倒一碗汤给他,「好好想想
吧!晚上我再过来,本来殿下是要饿你几天的,公主不忍心。」
  离走时,文城又倒了一杯凉茶给他,他手被捆着,动不了。
  屋子里,又安静了。李傲风扬着头,看着天棚,文城说的对,他就是自作孽
不可活,总是喜欢逞口舌之快,今天不吃亏,明天不吃亏,後天一定也会吃亏,
早晚要在这上面栽跟头。
  文城回来的时候,我正拿着混元珠端详,我发现混元珠的质地都是不一样的,
有些通透,有些浑浊,还有些质地均匀,还散着一丝丝以往我从来感受的气流,
接触的时候,会感觉异常的舒服。这种应该是品质最好的一种吧。而且由於收集
的越来越多,石头的形状,也开始变得千奇百怪,各种各样。
  「公主,你还喜欢收集玉石?」文城也拿起一块,放在阳光下端详了一会儿,
不由的说道:「我怎麽感觉我见过这种石头?」
  「你见过?」我好奇的问道。
  文城想了想,然後点点头,「不过不是这样的,是一块一寸长半寸宽长方体
的,切割的很精致。」他拿起其中一块质地最好的,「比这个还要质地均匀,你
的这些就好似边角余料。」
  我被这个消息震惊了,「那块石头,在哪里?」
  「以前放在我父亲的书房,他查获海外一批偷运的货物时,发现的。我家被
抄家了,东西应该落在了那群坏人手中吧!」文城说道。
  「海外?仙山?传说难道是真的?」我被自己的想法震惊了。难道极限之外,
我们能追求的道,是仙?
  「公主,你在说什麽?」文城不明所以的问道。
  我突然脑海里,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如果我能吸收文城所说的那块石头里
的能量,我就能超越整个世界认知的任何人,达到一个意想不到的境界,或许不
是仙,但绝对是一条通往仙的世界的门径。
  这个世界,曾经有关於仙的传说,但是近千年,在鲜有。那只能有二种可能,
第一种,仙死了,寿终正寝。第二种,离开了,但是传说依旧在流传。但如果离
开了,他们去了哪里?飞升了?飞升的世界在哪里?
  我紧紧的抓住石头,拉起文城向十哥的房间走去,「公主,你要去哪?」
  到了十哥房间的门口,我一脚拽开了屋门,叶飞白也在,两个人不知道在谈
论什麽,十哥突然被惊吓到,有些恼火,「怎麽不敲门?」
  我将石头放在桌子上,「文城,你将刚刚跟我说的,再跟十哥说一遍。」
  文城有些吃惊我的反应,不过还是将知道的重复了一遍,这一次他还详细讲
解了他爹对石头的看法,「宝物,却不知道有什麽用。」
  十哥也惊呆了,然後我给他下了死命令,「到了金陵,就是挖地三尺,我也
要找到那块石头。你如果找不到,我就将你告到大哥那里,这块石头对我来说,
比江山什麽的都重要。」
  十哥的眉头紧了紧,「我知道,我一定会给你找到的,放心。」
  「一定要找到啊。」我又重复了一遍才离开。
           第169章绿的跟个王八似的
  回到房间,白芷送来了奶汁,我才想起来,早上就没喝,「主人,请用奶。」
  我把凉茶和奶汁勾兑在一起喝了,看的白芷瞠目结舌,「公主,还能这麽喝?」
  「你也可以试一试?味道还不错的。」我想白芷推荐道,白芷摇摇头,「还
是算了吧!」然後说道,「我听侍卫大哥说,傍晚的时候,我们要停靠在一个码
头,补充淡水,公主要不要上岸去玩?」
  「真的吗?」我立即来了精神,不过转念想到脖子胸口的吻痕,还是算了吧!
「不去了……你要是上岸,给我买点好吃的。」
  「知道了。」白芷见我跟她没什麽可聊的,就退下了。
  见她出去了,文城将我抱到床上,反正也没事,那就在床上腻歪呗,两个人
刚刚亲亲嘴,苏墨那个混蛋就回来了,还大吵大嚷道:「我在储物室发现了杨梅,
这个季节竟然还有杨梅?」
  当他见到我和文城在床上腻在一起的时候,又不愿意了,「你们真是的,天
天腻在一起也不烦,快点过来吃杨梅。」
  文城拉着我下床,拿起一颗又红又圆的放在我的口中,酸酸的。
  「等到了金陵,那边会有从闽南运过来的荔枝,你一定会喜欢的。」文城说
道。
  苏墨接道:「最好吃的荔枝是岭南的,不过很难运出来。基本都是官家送到
京城,想来公主也是吃过的。」
  「吃过,不过每年也吃不到多少的,父王不让长途跋涉运水果到京城,说劳
民伤财。」我回道,「基本我吃的,也都是洛阳附近应季的水果,要麽就是乾果
了。这个没有时间限制的。」
  「你第一次来江南吗?」文城问道。
  「是啊,去年到过一次泌阳,一次忻州。然後就是今年到泌阳桐柏,然後跟
着十哥出来的。」我回答道。
  「为什麽你要去泌阳?那里也不是很繁华啊!」苏墨闲聊道。
  「现在那里是我家,我十一哥在那里的。」我说道。
  「公主的家不是应该在京城吗?」文城也很好奇。
  「我成婚了,当然要跟着夫君住。」我回道。
  「什麽?你成婚了?」表兄弟异口同声的叫道,想不懂我这都成婚了,还能
这麽作?需要什麽男人,能受得了这一顶水汪汪的绿帽子啊!
  「是啊,成婚了,拜了天地的。」我回答道。
  「你夫君是谁啊?」文城不禁问道。
  「十一哥啊!我不是都说了吗?」我眨眨眼睛,我说的他们很难接受的感觉。
  「你的十一哥是你的夫君,你的亲哥?」文城终於缕明白一些了。
  我狠狠的点点头,「就是这样。」
  「你哥对你真好。」连着苏墨都抽了抽嘴角,一副不可理喻的表情。
  我翻了翻白眼,委屈的说道:「一点都不好,他总是很忙,都没时间陪我,
我要是不听话,还会惩罚我,不是不给饭吃,就是晚上不跟我一起睡。这次是十
哥到江南办事,我才会被放出来的。」
  「你要我媳妇,我只能将你捆起来,还想出来玩,做梦吧!」苏墨撇着嘴,
翻了一个白眼。
  连着文城也苦笑起来,「我真的很同情这个尚未谋面的十一殿下。」
  「绿的跟个王八似的,谁不同情他。」苏墨口无遮拦的说道。
  「苏墨,你说什麽呢?」我一听这话,就怒了,自然知道这是骂人的。
  就在这时,房门开了,十哥站在门口,冷漠的望着文城和苏墨,二人也觉察
到了一丝的不妙,忙起身行礼。
  「你们的身份最多也就是小妹的男宠,上层的事情不是你们能妄自菲薄的,
特别是那个男人,你们必须要尊敬。他除了是小妹的夫君,更是敬王府的十一殿
下,不管何种身份,都不是你们能妄议的,今天这一次是警告,如果有下次,就
不会轻饶了。」十哥冷漠的说道,连着我都觉察到了一阵冷风。
  「是,殿下。」连着苏墨都老实了。
  「十哥,你来找我,有什麽事?」我岔开话题的轻声问道。
  「侍卫们在观景台上,烤鱼,烤虾,我过来告诉你一声,要过去的话,衣服
注意一下,别把吻痕露出来了。」十哥轻轻的说道,然後缓缓的转身,明显是对
着文城和苏墨说道:「进了王府,就要知道懂规矩。」
  我撇了撇嘴,文城和苏墨连忙称:「是。」
  见他走了,我方吐了一口气,「苏墨,你以後说话小声点。」
  文城的额头也有冷汗,轻声问道:「十殿下也是你男人吧?」
  我点点头,然後将他们拉过来,低声嘱咐道:「你们记住了,最不能惹的人,
就是十一哥,十哥和十一哥现在是一夥的,还有叶飞白也是。」
  「其他的呢?」文城知道,还有其他的男人。
  「秦无岸,我只知道他在汉中,连我都见不到,别说你们了。英琦哥哥在北
疆,他人很好的。其他的?」我掰掰手指,最後还是说道:「还有一个人,他是
我的侍卫,不过我讨厌他天天管着我,我将他撵走了。」
  文城和苏墨表情木然了好一会儿,最後还是文城说道:「公主,如果有一天
你不喜欢我们了,是不是也要撵走我们?」
  「不会的。」我苦着脸,「如果他在,别说是李傲风了,就是你们,我都别
想弄到身边来。反正就是一个公主不应该做的事情,我都别想做,你们说,烦不
烦?」
  「真够烦的,这不是侍卫,这是爹。」苏墨回应道。
  「闭嘴。」文城低吼了一句,苏墨应该跟李傲风去聊天,这嘴也是贱到没边
了。
  「不说了,我们去吃烤鱼吧!」我到衣柜里,找了一件很保守的长裙,脖子
以下都掩藏起来,不过这样显得胸特别圆,还算是不错了。
  然後我拉着文城,等上观景台。苏墨只能孤零零的跟在後面,谁叫他那麽贱。
  天有些阴,很是凉爽,众人都在。吹着江风,我坐在了叶飞白的身旁,等着
他将烤好的大虾,剥了皮喂给我。
  文城将苏墨拉到一边,去跟侍卫烤鱼去了,只留着叶飞白陪我。
              第170章南下
  柔和的江风中,感觉好似好久都没有跟叶飞白单独在一起了,他还是那个样
子,不管遇到何事都是一副容忍的模样。
  「晚上,要不要跟我一起睡?」我向他问道。
  「不痛了。」他反问我。
  「没什麽感觉了。」我说道。
  「还是修养一下,你这几天,玩的太疯了。」他又将一只虾放在我的口中。
  「可我感觉好似冷落你了。」我说道。
  「我又不是小孩子。」他笑笑,「你开心就好。」
  我靠在他的身上,真正的清淡若水般的男子,叶飞白。这种男人,跟他在一
起就会觉得很舒服。
  叶飞白拉起我,向船头走去,只看见长江两岸郁郁葱葱,凉凉的江水吹在身
上,给人一种心旷神怡之感。
  「没事出来看看风景,别总窝在房间里。」叶飞白说道:「明天,我们就能
到金陵了。」
  「什麽?这麽快?」我吃惊的叫道。
  「我们是顺流,当然快,如果回来,就需要十多天的时间了。」叶飞白解释
道。
  「我从窗户看见沿途的风景了,多是水啊,树啊,要麽就是小村子,看久了,
就不想看了。」我抱怨着,叶飞白温柔的揉揉我的头,我则拉住他的手,突然指
向天空,「你看,有鸟。」
  一只很大的鸟,从头顶飞过。
  「那是白鹭。」叶飞白回道,「惊飞远映碧山去,一树梨花落晚风。」
  「那麽大,一只就能炖一锅肉。」我舔了舔嘴唇。
  叶飞白的嘴角抽了一下,十哥走过来笑道:「你还跟她聊天,三句话,一定
会跑偏。」
  「我这是跟你们没有共同语言,要麽你看看,什麽是共同语言?」我向着文
城和苏墨招手道:「文城,苏墨,你们过来。」
  两个少年见我招呼他们,也向船头走来,我立即指着那只白鹭说道:「你们
看那有一只大鸟。」
  苏墨立即嚷道:「这要打下来,够吃一顿的了。」
  我只看见十哥和叶飞白都是一脸的无奈。
  「看着大,都是羽毛,其实感觉也就四五斤的样子,烤吃应该不错。」文城
也跟着说道。
  我哈哈大笑,对着十哥和叶飞白嚷道:「看见没有,你们一看见这鸟啊,什
麽的,就要诗词歌赋了,可对我来说,就是吃了。」
  「走走,我们去玩。」我立即叫上文城和苏墨远离十哥和叶飞白。
  十哥无奈的摇摇头,笑道:「难道是我们老了?」
  我们三个很快抢到了一条最大的烤鱼,端到一旁去吃,新鲜味美,然後船上
的厨房,也端来了一大盆炖鱼,我立即也去抢了一份,然後发现已经为我单独准
备了。
  「你弄这麽多?能吃了吗?」文城看见我面前摆的大碗小碗的。
  「还好吧!」那块肉嫩吃那块,然後我突然想起一个人。
  拿过一个大碗,将看起来不错的,夹进去,趁着苏墨不在,递给文城。
  文城接过碗立即就懂了,没有多言,端过来,下了观景台,不过很快就上来
了,「这麽快?」他贴在我耳边,小声道:「我把绳子解开了。」
  我们一直玩到天黑,实在是吃不下了,才结束。
  睡前,沐浴一番,我就睡觉了。依旧是半夜醒来,文城搂着我,苏墨被打发
到一层去了。
  望着夜色,不由想去看看李傲风。
  偷偷的爬起来,浓浓的夜色下,我下到一楼,李傲风的房间,门掩着,我轻
轻推门,看见他佝偻的躺在地上,身上还捆着绳子,我小心的解开绳子时,李傲
风已经醒了。
  他见是我,推了我一下,与我拉开了距离。然後坐到一旁,不说话,也不理
我。
  他依旧穿着早上的衣服,身上黏黏的,天气这麽热,这一天绝对不舒服。
  我转身出了房间,端了一盆清水回来,然後拿起他屋子里的汗巾,浸湿,蹲
到他的面前,帮他擦脸,他推开我,黑暗里,两个人都不说话。然後我扑到他的
怀里,任由他怎麽推就是不松开,最後他终於放弃了,任由我抱住他。
  「不要生气了。」我贴在他的耳边说道。
  他依旧不开口,我拉着他,将他拽起来,他不愿意,奈何我也很用力,被我
拖着上了二楼,我将他带到我的房间,推着他进入洗浴间,我帮他脱了衣服,指
了指水,又拿出皂角等物,这一次他没有拒绝,开始洗清身子,连着解开头带,
将头发也洗了。我一直陪着他,他也没有在意在我面前赤裸身子。
  哗啦啦的水声,两个人在洗浴间倒弄了两刻钟的时间,文城终於醒了,推开
了洗浴间的门,看见我正拿着汗巾给李傲风擦头发,然後他转身回去,拿了一件
亵袍递给李傲风,「先穿我的吧!」
  李傲风接了过来,穿在身子,然後我拉着他,上了我的床,他背对我,躺下。
至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我从後面环住他的腰,他的肩膀微微动了动,依旧没
有开口。
  天亮的时候,我醒来时,床上就只剩下文城了。
  「他呢?」我问道。
  「你睡着,他就走了。」文城回道。
  「他还在生气呢!」我说道,然後起床洗漱穿衣,只听见文城淡淡的说道:
「下午就能到金陵了。」
  「可以去秦淮河玩了,听说那里有很多的名妓,好想去看看啊!」
  文城没有接我的话,我也没有再说。照了照镜子,胸口的吻痕已经消失了,
又可以穿美美的衣服了,然後我从衣柜里,发现一件很风骚的短袍,穿上以後,
上面露出肩膀和前胸,下面就能遮住屁股,露出修长的大腿,不错就穿这件。
  我穿上这件衣服,文城已经惊呆,「公主,这衣服怎麽能穿的出去?」
  「不漂亮吗?」我反问道。
  「漂亮,可不能让别人看见,你下面只要走路就会走光的。」文城起身拽了
拽下摆,真的挡不住什麽?
  「露大腿,是不是很性感?」我抬起腿,还向着他眨眼睛,自己还捏了捏,
又白又长又光滑。
            第171章清晨偷偷情H
  「公主,你的衣服怎麽都那麽暴露?我一直都没敢说。」文城苦着脸。
  「勾引你们啊!」我回道,「就是为了你们看见我,就想跟我做那种事啊!」
  文城险些被噎过去,「你不勾引我们,我们也会跟你做的。」
  「不一样的。」我又照了照镜子,简单的梳了一个发誓,然後蹦蹦跳跳的出
了门。
  「公主,你要去哪?」文城喊道,他惊恐於,我穿成这样,竟然还有脸出去?
  「去一层。」我回道,然後人已经消失在了楼梯口。好在楼梯处没有人,要
麽下面都被侍卫看去了。
  到了李傲风的房间,门开着,他还是坐在地上发呆,见我进来,露出些许的
吃惊。
  「你看,这衣服,好看吗?」我站在他的面前,对着他问道。
  李傲风抬起头,审视的目光,看着我的小脸,白皙的脖子,雪白圆润的丰乳,
然後是两条白花花的长腿,然後目光在我的下身停留住了。随即,他突然要起身,
我紧张的向後倒了一步,他坐在了床上,冷冷地望着我,过了好一会儿,竟然开
口说道:「你真的是公主?」
  「当然。」我回答。
  他冷哼了一声,「也是,你要是正常,也不会做那些事情。」
  「你才不正常呢。」我回骂道,「我是让你看这衣服好看吗?」
  「好看不好看,不知道,不过想跟你做那种事了。要不要?」他如此问道,
表情说不出的清冷,就好似曾经那个嘴贱桀骜的少年不是他一般。
  我想了想,抿了抿嘴,露出委屈的表情,「你不能强来,哪里只有湿了,才
能进去的。」我说道。
  「恩。把门关上。」他的表情依旧有些冷淡。
  我关上门,走到他的近前,他的双手抓着我的大腿,一路向上摸去,带着微
微手茧的少年的大手,摸得我很舒服,「跨在我身上。」他命令道。
  我跪跨在他两腿之间,然後拉开衣领,将一只娇乳递到他的唇边,他张开嘴
将乳头含在口中,而双手扭捏起我雪白的翘臀。
  「轻一点咬,不要再弄出吻痕了,十哥看见该生气了。」我娇喘着嘱咐道。
  「我知道。」他吐出我的乳头,又转移到另一个。
  他贴着我,吻了好一会儿,我只觉得身子越来越热,小穴也开始渗出了蜜汁,
「我这麽有些累,换个姿势好不好?」我央求道。
  「那你躺床上吧。」他放开我说道,俊朗的容颜上,也带着微微的红润。
  我乖乖的躺在他的床上,他也翻身压在我的身上,啃咬起双乳。
  突然,房门被推开了,李傲风连忙拉上我的衣服,遮住我露出的丰乳。门口
的人,竟然是十哥,他微微的紧了一下眉头,然後好似走错房间一般,关门走了。
  我俩莫名其妙的对望了一眼,然後李傲风低下头,继续啃咬起乳头。
  「轻一点,咬的我好痛。」李傲风不知道是不是属狗的,没几下就将小乳头
咬的又红又大。
  「这个本身就是红的,咬红了也看不出来,好想折磨你。」他回应道。
  「你怎麽能这麽阴险?」我生气的嚷道,就要推开他。
  「不许动,臭婊子,穿的这麽骚,不就是为了找我干那种事的。是不是喜欢
上小爷的大鸡鸡了?」他凶狠的说道,有些暴虐的压着我,手指摸到了小穴,插
入进去,毫无经验的抠弄,「有些水了,什麽时候能插进去?」
  我被压着,看着他报复似的表情,又气又怒,可这种相互蹂躏相互侮辱的羞
耻感,却让我更容易兴奋,内心深处竟然还有些渴望他狠狠的插弄我,不要顾及
我公主的身份,狠狠的插,最好带着些许疼痛,这想法好变态,也好兴奋。
  在他手指的玩弄下,小穴越加的湿润了,他放出欲望,又大又硬,龟头还渗
着精水,他扶着欲望,在我的花阴处,戳了戳,烫的我全身一抖,「好热……」
我抓紧他的肩膀,「你的有些大,慢一点。」
  「喜欢我的大鸡鸡吗?」他挑衅的问道。
  「太大了,不喜欢。」我回答。
  「你的胸这麽小,我也不喜欢。」他低头咬了一口,「还有腰这麽细,好似
要折断了一般,对了,还有屁股,翘是翘,只是太小了,这在我们老家,都嫁不
出去,一看就不能生养……」李傲风摸着我的身子,评头论足道,「就这样的赔
钱货,如果不是看在你是公主的份上,让我插,我都不插。」
  我被说的欲哭无泪,小嘴自然也不会绕过他,「你爹才是个知府,你家跟王
府比起来,就是破落户,又穷又寒酸,要不是你长的还算是勉强看的过去,你以
为本宫会跟你做那种事吗?乡巴佬……」
  「你爹不就是王爷吗?又不是皇上,有什麽可臭美的。如果没你爹,你算什
麽?卖到妓院里,都没人想上你……」李傲风冷哼了一声,「妓女卖身,恩客还
给钱,你这样的小身板,送人钱,都没人要。」
  「李傲风,你实在是太混蛋了……」我气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我发现我竟
然骂不过他。
  「赔钱货,张开腿……」我抬腿踹了他一脚,「你才是赔钱货。」
  「如果不是赔钱货,大清早穿的那麽骚,就跑男人房间来,还不是赔钱货…
…」李傲风的双手掰开我的双腿,「每天裤子都不穿,为了让男人插你,你也是
很拼啊!」
  「李傲风,你个王八蛋,你在说我,我就不让你进来了……」我大吼着威胁
道。
  「我可没想进去,明明是你下面的小嘴在咬我,不信你自己感觉,一点一点
的将我吃进去……」李傲风扶着欲望,还故意配合着一点一点的动作,一脸的尖
酸刻薄,「是你在吃我,真是贪吃的小嘴,不让吃,还吃……」
  巨大的龟头挤了花心,不上不下的卡着我,「赔钱货,你在吃我,不过你好
像胃口不太好,现在只吃进去一点,想让我喂你,你得拿钱啊……」


相关链接:

上一篇:【晓风残月】18 下一篇:【晓风残月】16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